校长信箱   
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薛校长推荐文章之六十五:人生的是非选择题

[日期:2019-01-07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【薛校长推荐文章之六十五】 

人生的是非选择题

 

有一天,我去看盆景展,各式各样的虬根曲干、苍松古柏,点缀着小小的人物和亭台楼阁。“是您培植的吗?”我问一位接待的女士。“不!不!不!”她居然忙不迭地回答,还好像不好意思地说,“都是我先生和我儿子做的。我是女人,不能做盆景。”

我一怔,问她:“为什么女人不能做?”她笑笑:“也不是女人都不能做,但我相信多半的女人不能做。因为女人不够狠,狠不下心修剪,所以顶多只能作个漂亮的盆栽,却没法做出……”她指了指其中一棵盘根错节的盆景:“有时候看我先生修剪,长得好好的树,拦腰一刀,真以为他要毁了那棵树,没想到后来能变得这么有味道。” 

走出展览会场,她的话还响在耳边,使我想起我的园丁,说过类似的事——树的枝子太多,要剪。盆栽的根太多,也要剪。你愈剪,它长得愈好,也愈开花。你要是不剪,以为爱它,其实可能害了它。他们谈的虽然都是种花的方法,却怎么想,都仿佛柳宗元《种树郭橐驼传》所说的“吾问种树,得养人术”。

我们从小到大,在学校所学的,除了各种知识技术,不就是接受管理、训练、教诲,好像一棵棵小树苗,一边接受灌溉、栽培,一边接受“修剪”吗?甚至可以说,所有的知识,都是以“修剪”的方式呈现的。小学一年级就做的“是非题”,不是二选一吗?你选了“是”,就不能选“非”。小学二年级就做的“选择题”,不是要从一二三甚至五六个答案中选一个吗?那么多,只能选一个,是多苛刻的事啊!但我们为什么不觉得苛刻?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“拿这个,就得放弃那个”的法则。

从小到大,我们由一家人的宝贝,到一班中的一员。我们由“只能当老大”,到可能名落孙山。我们想出去玩,却不得不坐在教室里上课;想吃东西,却拿出来就被老师没收。我们多么不想考试,偏偏三天两头就考,还要参加更惨的高考。

什么是教育?教育是“教训”,也是“培育”。你会发现教育有个最重要的功用,就是教我们自制。教育程度高的长寿?最近看到一个美国的统计报告。发现白人的寿命,比黑人平均高许多;知识较高的人,又比教育程度低的人长寿。

我起先想,一定因为教育程度高,收入高,养尊处优,所以比较长寿。但是报告中分析,真正的原因,可能是教育程度高的人,更能够自制。明明老了,不想动,那有自制力的人会用“认知”去鞭策自己,硬是出去运动。明明想吃甜的、油的,有自制力的人,会依自己的健康情况,告诉“嘴巴”:“你不准馋、不准吃。”

抵抗诱惑的能力也使我想起《EQ》这本书,提到美国心理学家瓦特·米歇尔从1960年开始,以一群幼稚园孩子为对象,所做的追踪实验。他发现那些在幼儿园里,能克制自己,等老师回来,才得到两块糖的孩子,比等不及而宁愿拿一块糖的孩子,十几年后,无论在学业及社会适应力上,都有着明显的差异。能克制自己、抵抗诱惑,追求更远大目标的孩子,长大之后表现得更有自信、也更能面对挫折。他们能跌倒了,再站起来迎向挑战。当年表现冲动的孩子,则差多了。

这些在“儿时”就有的自制力,甚至能反映在成年“减肥”和“读完学位”这些事上。反省一下,可不是吗?想吃,硬能不吃;想拿,硬能不拿;想玩,硬能不玩;不想动,却能逼自己动;不想读,却能逼自己读;不想继续,却能逼自己坚持到底。当然,这种人更能控制体重,也更可能完成学业。 

有抱负就要有舍得。你要常常问自己,有没有这种自制和鞭策自己的能力。你也应该在战胜天生的“惰性”和“玩性”之后,有更深的自我期许。 

 

摘自《刘墉人生三部曲:此生何必从头来》 作者:刘 墉 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djs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